山里出来的记忆

李鹏1 1,261 次浏览

我的老家在重庆武隆县羊角镇的一个村里,那个村在山上,海拔2000米,在羊角镇的街上就可以看到,不知道有没有去过重庆武隆仙女山的朋友,我老家就是被乌江给隔开的,在我家门前可以看到仙女山那边,也可以直接看到山脚下的乌江。

 

在羊角镇的街上,可以直接看到山顶,山顶就是我家的位置,照片是11年用手机拍的

 

我的老家就在山上,是重庆市武隆县羊角镇的一个村。从羊角镇到我家,几乎没有公路,唯一一条道路是到我家不远的煤厂脚下的运煤道路,路也不能直通煤场,还需要通过一条运煤索道才能把煤给运到山脚,运煤道路平时也少有车辆行走,运煤路特别绕,只能走小道,但也得走两三个小时。在我印象里,那索道下面铺满了煤渣,索道平时运输煤炭,在我们需要的时候,也会帮我们把需要运输的物品给运上山、运下山,而煤厂则在山中,听我父亲说,那煤厂开了上百年了,都快把山给掏空了,不过,煤厂好像在零几年的时候关闭了。从煤场到我家大概还得走接近一个小时吧,有些记不清了,其中有些路段特别陡峭,走在上面,特别怕被摔倒山下,如果真摔下去的话,那可真是尸骨无存啊~~~,爬到接近山顶的时候,有一个很小的土地庙,如果说是庙,那也称不上庙吧,就是几块石版切成的,中间一个石头雕刻的土地形象,在土地庙那块的山、地都是我家的,到了这,也就家不远了~~~

在我印象中,土地庙那块有特别多的猴子,我家种的玉米这些经常被猴子偷吃,现在记得最深的就是,我父亲去追赶猴子,结果猴子用边跑边用玉米棒子扔我父亲,土地庙不远处就是悬崖,当猴子跑到悬崖的时候一跃而下,那时我经常在想,猴子跳下悬崖会不会被摔死?

从土地庙过去,再走10多分钟,就能到我家了,我现在记得最深的还是,门前有一颗十多米高的梨子树,梨树下面是一个牛棚,旁边还有一颗柿子树,前面就是一片菜园子,菜园子中有不少橘子树,再往前就是悬崖了,可以直接看到山脚下的乌江;在房屋的侧面有一块特别大的石头立着,石头过去就是一片大竹林,在我家的周围有许多核桃树;屋后除了核桃树外,有几颗香春树,还有一个大水池,在我印象里,这个水池始终是干枯的,没有多少水。我家附近有几家邻居,一家姓谢,另外一家是我二伯。

 

老家的房子,10多年没人住了,依然存在(13年拍摄)
13年我父亲在老家的遗址前拍摄,砖房后的两颗柏树下埋着我的二伯

我在五岁以前,我就住在这,记得那个时候特别穷,但好在同了电,能够使用电灯,一旦停电了,就只能点蜡烛了,那是家里唯一的一个家电,也是唯一一个值钱的东西,也就是一台和我差不多年龄的老式黑白电视了;到现在,我母亲有时候还拿我儿时看电视的场景笑话我,说我看电视的时候,里面突然播出一群马在奔跑,而我被吓得够呛,哭了…..

家很小,一个厨房,厨房进去有个卧室,厨房旁边就是客厅,客厅楼上用木板隔出一层楼~~~整个房屋是用泥土、木材构成的,柱子被常年累月的烟给熏得漆黑。厨房有一个长两米、宽一米高一米的水缸,水缸是使用石头打雕打出来的。在我的印象里,水缸总是装满了水,有时是在屋后的水井里接水,但屋后的水井经常干渴,只能跑很远的地方去挑水,大概得走半个多小时~

在我的印象里,客厅的一角,始终堆满了土豆,因为我们是住在山上,少有良田,只能种植土豆、玉米和其他蔬菜,平时的饭菜也就是蒸玉米面,过的最好的时候就是   玉米和大米一块蒸~除了经常是玉米外,还就是吃土豆,我有事特别奇怪,  不管怎么吃土豆,都吃不腻,到现在,我也特别喜欢吃土豆。

那是我还小,没有到读书的年龄,但是我哥哥,却是要去读书的,读书,只能去山脚下的羊角镇街上的学校,得两三个小时的路才能到学校,放学回家,经常是在回家的路上捡一捆柴抱着回家,如果遇到下雨天,我哥怕把鞋给弄坏了,只能光着脚丫走路回家或去上学。

我五岁的时候,也就是98年的时候,我家搬到了涪陵,我们才结束了在山上的生活,让我读书离学校更近了,不用走两三个小时的山路了。但搬家,家里举债好几年,那段时间,是家里最苦的日子,父母总是日出而做,日落而归,在一个工地上干苦工,赚的是血汗钱,在工地不忙活的时候,还得做家务,在地里种庄稼,还种了些良田。

 

我和我哥哥于11年五一回老家途中

搬家后,我们基本每年要回老家一两次,从最开始的在涪陵乘坐轮船到羊角镇,在步行到老家,到后来乘坐客车到羊角一直到2006年我二伯去世,我们也就很少回老家了。而我,从06年到现在,除了13年,我玉梅姐结婚的时候上去过一次,其他时间基本没有上去过。不过,在11年的时候,我和我哥在五一时,曾经想回老家看看,哥哥凭着他以前的记忆,爬山回家,但爬到半山腰,因为路已经被树林覆盖,找不到路了,实在不能前行,并且天空下着小雨,只能作罢,返回。

13年玉梅姐结婚,顺道回老家看看(我背后那条河流就是乌江)

现在,上面已经通了公路,并且和仙女山一样,做了景区规划~~

 

我现在特别想恋山里的野生蘑菇~~

 

我的文笔不好,请勿见笑~

 

上山下山的路
山的另一半
乌江边,山顶就是我老家的位置
11年回老家途中,在半山腰拍摄,那河流就是乌江

 

 

 

看到的河流便是乌江

 

2016年4月24日于北京


One thought on “ 山里出来的记忆 ”

  1. GCX

    好像是去过这里

发表评论

? razz sad evil !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???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